止戈

我就是画草稿,然后填坑(也可能不填(ಡωಡ) )

Afternoons and letters

第二部分(ಡωಡ)
老婆辛苦了

AnGalien:

1950年左右
塞巴斯蒂安x夏尔
接我基友的中午(?)发的那篇文的另一章,因为是合写,并没有按照顺序写,想啥写啥,剧情和大纲还在商量,会尽快整理出来,反正写的很渣了,大家见谅哈!
@止戈 儿子出来,爸爸来了。
——————————————————
         房东艾琳是个年轻秀气的女人,她勤劳,她和善,她能做一手非常完美的绣工,是个贤惠的、每一个向往有个美满家庭的男人的梦中情人,可惜戴着一副很大的圆框眼镜,破坏了整体的协调,显得滑稽可笑。终于在这一天,这副破坏美感的眼镜掉到了地上,四分五裂。而她出门也变得困难起来,便嘱托了她的黑发房客——那个看上去无比正常,永远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为她买一副眼镜。
        塞巴斯蒂安按着房东小姐的要求交给她眼镜,还有一件不符合他身材的白衬衫。
        "米卡利斯先生,这是?"
        "艾琳小姐,能否请您帮我在左边的领子上绣上一朵红色的玫瑰花?"男人的笑容带着恰到好处的诚恳,红棕色的眼睛折射出柔和的光彩,眼瞳中圈出淡淡的光纹,由浅入深,像是要把人给吸进去。他今天似乎很快乐,长睫之下不见以往半遮半露的沮丧,让她不好意思拒绝。
        艾琳脑海中浮现了一个模样朦胧的女孩子,是怎样的女孩打动了这个厌丧的黑色男人让他能够像现在这样愉悦呢?应该是极为活泼极为善良的吧。她一边思考一边将衣服反过来剪去了吊牌,同时也忽略了这是一件男士衬衫。
         塞巴斯蒂安打开公寓门,毫无意外地看到了那个随意坐在沙发上的男孩,他整个人埋在书里,听到动静也没抬头看一眼,艳红色的指甲一下一下地刮着硬质书皮,声音很轻有很脆,在安静的公寓里若有若无地响着。柔软的海蓝色头发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呈现出迷人的光泽。
        他凑上去亲了亲男孩的脸颊。对方身上混杂着淡淡的灯蛾熟悉的酒精味和廉价的香水味,男孩今天涂了和指甲一样颜色的口红,男孩依然没分一个眼神给他,只是扭动身体换了个角度继续看,这个角度恰好背住灯光。塞巴斯蒂安已经习惯了,就像他已经习惯了期待哪天回到家能可以看到他安静地坐在他的单人沙发上,就像他习惯了每一次见他,他的身上不同的淡淡的艳俗味道。
        他们的灵魂都一样的糜烂和颓丧。
        他永远能给自己惊喜。
        "生日快乐。"塞巴斯蒂安将袋子递给他,淡黄色的牛皮纸袋子,上面的花体字母让人眼花,袋子口上还别着一只白色的蝴蝶结。
        夏尔盯着袋子好一会儿,精致的脸上才扯开一抹讥诮的笑容,脸边的灯光是这个笑容变得更加刺目。"你现在有闲钱养情人了吗?葛朗台没有钱给自己庆生,更不会给别人庆生。你给我这个不如让我能吃一顿好的。黄色牛皮纸,白色蝴蝶结,花体字,谁给你挑选的包装,这是庆生还是哭丧?"但他还是接过袋子,湖蓝色的眼睛看着男人转了转,凑到面前将红色的唇印在袋子上,然后毫不客气地打开。
        "我想你穿上会很好看。"塞巴斯蒂安露出期待的笑容,他的笑容像是被严密控制着,永远恰到好处难辨真假,夏尔并不介意,他慢悠悠地从沙发上起来,将衣服扣子一颗一颗解开脱掉,从袋子里取出那件衣服,将反着的衣服翻过来,规规整整地将扣子一直扣到最上面的那颗风纪扣上。
        塞巴斯蒂安从后面抱住他将下巴抵在夏尔肩上,目光在优美的脖颈上转了一圈,才慢慢收回放到左边的领子上:"那朵玫瑰呢?"说着把衣领翻起来,在衣领下面看见了这朵妖艳的花,"这个蠢货……"
        夏尔垂眸看了看,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他挣开怀抱,转过身笑着问:"你想亲我吗?"
        塞巴斯蒂安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放在了那艳红色的唇上,男孩的嘴唇很饱满,一张一合:"我想味道应该不错。"
        "是吗?"夏尔的笑容重新带上了嘲讽的味道,他翻起衣领,将绣有玫瑰的那一边狠狠地将唇上的颜色擦掉。

评论

热度(32)

  1. 蘅芜止戈 转载了此文字  到 Kronecker
    (。•̀ᴗ-)✧点赞
  2. 止戈AnGalien 转载了此文字
    第二部分(ಡωಡ) 老婆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