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

我就是画草稿,然后填坑(也可能不填(ಡωಡ) )

【SebaCiel】猩红舞踏会·一

评论已经很有亮点了(ಡωಡ)

蘅芜 L'Étoile:


☆原著AU


☆悬疑


“少爷,这是格雷伯爵今早送来的信函。”


清晨的第一杯红茶蒸腾出沁人心脾的佛手柑气味,淡紫的矢车菊在清透的滚水中舒展。信匣里的信函被衣饰整洁的执事呈在托盘上,安静地躺在樱桃木圆桌上。伯爵抽出了厚实的纸张,从里面抖落出一片干枯的玫瑰花瓣。


“社交季杀人案件?”伯爵有些诧异地望向男人。


“没错。自四月份进入社交季以来,肯特郡接连发生了四场舞会杀人案件。死者皆是初次踏入社交季的年轻女性。”


“而且尸体状况极极其惨烈,被碎尸后抛入染料厂的污水池里。”


拆信刀手柄上的银蜥蜴瞪着它女巫般的绿眼睛,伯爵接过了塞巴斯蒂安的话,无意识地轻敲着杯沿——这是他思绪纷繁时助益思考的惯常小动作。


执事从地毯上捡起了那枚深红花瓣,男孩接过了它,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枯萎的玫瑰有股苦涩的刺鼻脂粉香。


“这就是现场唯一的证物?”


“是的。每位亡者生前的衣裙里都找到了数枚花瓣,数目不等,看起来没有特定的规律。不过,说到麦德伟纺织厂——”


“你知道些什么?”伯爵询问道,他的执事总是无一不晓。


“肯特郡的麦德伟纺织厂是库珀男爵名下的产业,因为鲜艳的染料专利收益颇丰而获得了荣誉头衔。但该工厂盈利的代价是大量工人们患上职业病。”


“就是那所主营鸵鸟毛染色的麦德伟纺织厂?”


“我听前代伯爵提到过,那位库珀男爵不过是个暴发户,年轻时候从南非引进了大量廉价优质的鸵鸟毛,并凭此发家致富。你觉得这次案件和他有关?”


花瓣在伯爵圆润的指尖翻转着,一个皮肤在非洲晒得黝黑的大男人,和玫瑰似乎扯不上什么联系。


“库珀男爵是当地最富有的乡绅,他喜好宴饮,生活奢靡,为了摆脱暴发户身份经常重金邀请各界名流举办沙龙,死者生前都参加过男爵举办的秘密舞会。尸体发现的地方并不是工厂的蓄水池,而是被他私自占有的已废弃的小麦德伟水库。水质因为常年遭受临近工厂的污染,早已不适合饮用。”


“你究竟从哪里打听到这些的?”


“早在案件刊登在《通俗小报》上时,我就私自搜集了一些库珀男爵的小道新闻。”


“哼。”


早早就搜集好案件细节,听起来像是在献殷勤。不管怎样,男人在凶杀案上比狗还灵敏的鼻子节省了他很多精力。伯爵收好了信纸和证物,起身准备去玻璃温室用早餐。


“塞巴斯蒂安,去收拾行李,我们后天就出发,去拜访这位库珀男爵。”


“何必要走这条崎岖的石子路呢?少爷,通往事实的小径就在您面前。”


“你是指——”


男孩疑惑地望着执事带着笑意的嘴角,不知为什么,他隐隐觉得男人接下来要说的话不太妙。


执事附身贴到伯爵耳侧,细细吐露的耳语仿佛头顶的雷暴击中了摇摇欲倒的伯爵。


“你说什么?!”


“你要我穿裙子?!我再也不要穿裙子!”


“听我说,”


塞巴斯蒂安扳过了男孩的肩膀,


“这是最快捷的方法了,不是吗?受害的少女也不过十四五岁,和您不是差不多吗?”


“哪里会差不多啊!”伯爵甩开了他的手,气恼地坐在沙发上。


“少爷,”执事的左臂撑在男孩耳边,两人保持着略显亲密的姿势,互相直视了一分钟。


“好吧。”男孩率先脸红了,他从旁边躲开了男人的手,不情不愿地答应了这个糟糕透顶的提议。


*未完待续


*作大死又开个坑,这篇灵感来的特别迅猛


*查资料的时间很短,有历史bug请务必告诉我


*一直想写悬疑向,可惜脑力不够,请不要对案件的逻辑性抱太大期望,就冲着女装和舞会去写的

评论

热度(113)

  1. Katherina蘅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致力于喂胖自己的存粮号
    好看,每一个细节都很棒。剧情很饱满啊,期待!!(☆▽☆)
  2. Katherina蘅芜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致力于喂胖自己的存粮号
    好看,每一个细节都很棒。剧情很饱满啊,期待!!(☆▽☆)
  3. sebastiansgotme蘅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