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

我就是画草稿,然后填坑(也可能不填(ಡωಡ) )

不说什么,我希望有人能逼这个太太写出来

蘅芜 L'Étoile:

码两个一直想写的ooc的梗


①扇语


穿着胸脯和脊背暴露的晚装的知更鸟,拿扇柄碰着下嘴唇,和sebby调情。


扇柄碰唇是暗示——吻我


想想伯爵的衣香鬓影、俏丽裸背(虽然只有上半截背)、含情脉脉的蓝眼睛(虽然是独眼)我就嘿嘿嘿蠢蠢欲动。


但按原著写出来调情的怕不是知更鸟和变态子爵了,真讨厌。


②雏鸡和货车司机


Ourlife系列,啵酱因为经常出入风咳咳月场所猎食和sebby闹矛盾。


啵酱就穿着粉红大腿袜和灰色帽衫站在墨西哥乡村的交通干道边上冒充小雏鸡,等待有需求的货车司机摇下窗户朝他吹口哨,他就爬进车窗“服务”。当然了,啵酱爬一次车窗就死一个司机。


五金店小老板sebby穿着工装裤开着红色小皮卡来了,啵酱照旧不怕死地爬了车窗,然后当然是被嘿嘿嘿到脚软腿软,连爬出车窗的力气都没。服务完后老恶魔赏了他一百美元的小费,钞票被啵酱拿502强力胶水沾在老恶魔的xx上扯都扯不下来。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