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戈

我就是画草稿,然后填坑(也可能不填(ಡωಡ) )

梦到漫画里的塞夏在一个很虐的情景下以一种很虐的姿势疯狂接吻(我他妈在说什么)
然后醒了的我没回过魂来,叫嚣作者居然敢这么更,然后我失望的发现我在做梦啊
我一定是傻了

评论(2)

热度(12)